Forum

Write Your Think 123Movies.in.net

You are not logged in.

#1 2019-01-03 05:37:45

CCh37r62
Member
Registered: 2018-11-03
Posts: 99

诗意地活着

诗意地活着
  2006年秋,我在武汉体育学院深圳龙源学校维持局面。一日傍晚,已是下班时分,我正准备回宿舍,办公室里进来一位中年男人,一身黑装,胸背宽厚,寸头,发显得短而硬,阔脸,眼里的柔光挡不住一股英气。来人开口问:“您是雷校长吧?我是来应聘中学语文老师的。”我示意他在对面的椅上坐下,问他带简历来没有?他说刚看到招聘广告,太匆忙,来不及做简历,便自个儿地口述起一些工作的经历来。他说原先在老家电大教书,现在深圳某大学代课,课程少了些,太轻松,想试一试中学老师的工作如何。我告诉他民办学校的老师工作是不轻松,可待遇并比不成比例,你可要慎重。因听出他说话的湖北口音,便问他老家哪里?他说湖北,我说知道,湖北哪里?他说湖北江陵。我再问他江陵哪里?他眼里闪出一丝疑惑说,江陵熊河镇,校长莫不也是湖北人?我笑笑说,不只是湖北,也是江陵人,江陵郝穴人。他眼里便又闪过一缕兴奋和梦幻。我见时间不早,便对他说,既是老家来客,不管用你不用,先请你出去吃个饭吧!他站起身,很恭谨地说,不敢不敢,既然这样,还是我请校长吧。
  这个应聘的来客便是张义堂。
  一块喝过酒的张义堂说我随和,低调,义气,便不管不顾薪水的高低,来到龙源当起了中学教师。
  一个学期很快过去。春节过后,张义堂来校上班,拿了烟酒到我宿舍来拜年。正好宿舍里还有从老家带过去的腊菜和一坛小作坊酿的散烧,我便叫上河南籍的一位武术教练丁杰过来陪他。一开始,酒喝得温文尔雅,大家杯盏慢推,酒盅轻叩。几巡过后,丁杰便找义堂划起拳头来。喝了大约近二个小时吧,一坛散烧去了一半。丁杰似有不胜酒力,说:哥们,差不离收了吧?我见义堂酒意还酣,望望身后台面上还剩的半坛酒,笑说:三个大老爷们,一坛酒还作两次喝?丁杰笑作默认,义堂便一转身把台面上的酒坛抱过来。丁杰、义堂两人继续“一条龙啊,哥俩好啊,三星照啊”地划拳,我也识趣地每次陪上一口。大约又喝了近二个小时,丁杰脸泛酡红,突然收了拳怔怔地说:哎呀哥,我怎么忘了叫上我媳妇了?丁杰所说媳妇其实是她的女朋友,肤若六月的荷花,白里透粉,红里透润,长得天仙一个。我说,那打她电话让她来啊,我再炒两道菜而已。丁杰又说算了,便开始讲起他们的恋爱故事来,先讲如何结识,又讲交往的诸多甜蜜,后来讲到了交往中的一些波波折折坎坎坷坷,竟然伤感地泪眼婆娑起来。义堂陪他叹气,很有感触似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丁杰也把酒杯端起来喝完,最终控制不住情绪呜咽起来。义堂便把丁杰送回宿舍去休息。
  晚上,我到办公室的电脑上去散闲,收到义堂通过QQ传过来的一首诗《我孤独地站在青石板上》,说是他近日所作。我很认真地阅读起来:
  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平眼望过去
  一些枯萎的洋姜的杆茎
  歪扭的插在黑松的土上
  过去是一条小沟
  早没了滴水
  那曾经极度丰茂的水草
  像羊绒般蓬松的耷拉在沟坡上
  再过去就是无垠的原野
  空旷的原野
  风像马肆虐的奔驰着
  从北方向南方
  还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
  走过屋后的树林
  你的脚步羞涩成轻盈
  你的笑靥包裹成花蕾
  你的头发浓墨写意在脑后
  你的脸从我断壁残垣里露出
  恰如一枝绽开的桃花斜倚在风里
  眼前,都那么消失了
  东墙的屋面已经坍塌
  一根枯藤从墙的裂缝里钻出
  拾级而上的楼梯
  秋草蔓延
  东墙脚
  荼蘼儿开过的土地上
  还能见到你的脚印
  此刻,一切都消失了
  我孤独的站在青石板上
  情愫 无以措放
  此刻,朔风野马
  好生猛好生烈啊
  读着读着,我不觉鼻翼有点酸涩起来,仿佛又听见了丁杰酒后的呜咽。不过我没有吹捧他诗写得好,而是在QQ上给他留言,指出他诗中的几处不足和需要修改的地方。一会儿,便收到义堂的回复,是一个愤怒的表情,再加一句责问:“你怎么又是改我文章又是改我诗的?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的思想啊!”我则回以一个狂笑的表情。义堂所说的修改他的文章,是指上学期我编辑了一册本校教师的文集,他的一篇我作过几处改动,他很不服气地笑骂我“一个小学老师竟敢改大学老师的文章,不自量力。”
  因为待遇确实太低的缘故,义堂在龙源呆了一年,还是回到大学去代课,同时兼做一些出版社的文集编纂工作。不久,又收到他的一首诗《戊子年赠雷斌兄弟》,诗中很是留恋我们曾经一起喝酒论文把酒谈诗惺惺相惜的日子,让我唏嘘不已。
  诸葛把酒抒豪迈,
  天地英雄卷尘来。
  惺惺相惜经年事,
  苔花要作牡丹开。
  从来无须解铃手,
  望眼知会事无猜。
  只愁前路无知己,
  茫然无措脚徘徊。
  大约也是戊子这一年的中秋,义堂因为搬了新家约了我和张明锋、顿新炎几位好友去玩。义堂嘱弟妹小香做了满桌的菜肴,又摆了三斤装的黄酒好几瓶在桌旁。黄酒很甜,我们一碗一碗地豪饮。席间,弟妹小香不经意地讲起义堂辞职龙源回家的事,说他当天回去后在家里嚎啕大哭了一场,问他原因,只是说:“长哥长嫂当爷娘,我在龙源一年,雷哥的家就是我的家呢,现在一走叫我如何舍得!”说得我心里发堵,生怕泪水不争气地奔涌而出,只好端起满满的一碗黄酒狂饮而尽。这一次喝酒我醉了个一塌糊涂。
  《庄子?大宗师》中有这样一句话:“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义堂离开龙源后,大家一直各自忙着生计,很少再有联系,确有相忘于江湖的境界。直到大约2014年的时候,才从QQ上再次收到义堂寄来的一首诗《那一支长笛》:
  一支长笛
  总在我心深处奏鸣
  因此我常在梧桐山麓望你
  夕阳抹红了树林
  鸟亦归巢
  晚风拂袖
  我仍眺望着那入山的小径
  我在黑暗的山中行走
  摸索前进
  羊肠小路
  秋虫低吟
  我心傍徨
  我心忧伤
  一支长笛的声音缥缈而来
  渐近悠扬
  在旷野
  在夜风中
  我驻足期待
  虚幻
  我知道即使是在最后
  也等不到你的演奏
  我并不失望
  有什么比希望更美好
  这里
  等待,我用一生
  一支长笛
  在我心中深藏
  有时
  我听到它曼妙的旋律响起
  我从睡梦中
  推门而出
  小院的天空很宁静
  丁香花馨香
  星星明亮
  我立在丹桂树下
  翘首,向着东方
  那一支长笛
  那一支长笛啊
  诗写得幽怨凄美,失意却不泯希望。我参不透其中的缘由,便打电话问他现在还好吗?义堂说近来很糟,接了一家酒店,本想大干一场,没想到生意越做越惨淡,亏损了几十万。接着便是一声长叹,让我听出项羽在乌江边仰天长啸的悲壮。为了安慰和鼓励他,我便写了《在静默中升起》这首诗回寄给他,也算是对他《那一支长笛》的唱和。
  你本是夜空中的一颗星星
  金魔的咒语
  让你在浊世中埋没
  沉沦
  你化作浅池中的龙
  鱼虾腾跃 水草丰美
  你翻身
  秽泥却糊上了你的眼睛
  你成了拉套的马
  车轮咕咕 银铃叮叮
  你奋蹄
  嚼辔死死地勒紧了你的舌嘴
  静默便成了你的习惯
  你在静默中蛰伏
  等待那一声
  悠扬的长笛
  那一声长笛啊
  响在夜空 响在邈绝的山中
  打破了金魔的咒语
  从此让你冉冉升起——
  诗写得浅薄,平淡,但也算情意真切,寄望厚远,希能给失意中的义堂灰暗的内心添一丝亮色。
  2015年国庆,我儿子、儿媳、孙子和老伴从深圳回来过节,10月7日返回深圳。为了减轻儿子驾车的劳累,我决意同车送他们回去。由于当天雨大,儿子一直很少让我驾车。10月8日凌晨,车行到广州段,被后面的车辆追尾,导致车辆高速撞向左右护栏,中间又被后车撞击侧门,车辆彻底报废,老伴也断了4根肋骨。十余天后义堂方得知了消息,专程来到家里探望,并将他得知消息后随即草拟在信笺上的诗作《乙未年季秋月重阳日闻雷兄遇险安然感兴而寄之》二首送给我:
  一
  初闻险遇惊坐起,
  震落卷帙室狼藉。
  雾霭遮眼无望处,
  摇首盈眶只叹息。
  几曾舒胸拳抱负,
  笑言宴宴出门去!
  凭将吾情转随君,
  楚城辞别鹏城离。
  二
  本来滴酒陈年底,
  只因际遇饮千觞。
  纵歌白日浪形骸,
  作舞青春接舆狂。
  小径幽处哺桃李,
  春风一拂花怒放。
  我辈寂寥辛夷坞,
  零落为尘亦沁香。
  这一次的相遇后,我们便又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直到今年11月初,我在微信上听到义堂发来的语音留言,说是带了两个儿子回到老家来办婚事,7到9日摆酒宴三天。我便于8日的下午去到他的老家,远远就见到那幢宽大的小楼上顶天立地的挂着巨幅的喜庆对联:双英齐 珠联璧合 良缘成此日;二美并 桂馥兰香 佳期合今朝。楼顶挂横批:金叵罗 八方擎 淋漓噫 未醉嗬。一品那珠玑玉润、洒脱奔放的韵味,就知出自义堂本人的手笔。义堂也远远地出来接我,重重地握手,引我见了两个儿子和两位新媳妇。两个儿子朗目疏眉,阳光明媚,两个新媳妇秋波盈盈却又低眉顺眼,显得古朴雅致,丝毫没有现代女子的骄矜和矫作,我很欣慰。义堂呼进唤出,忙忙碌碌,但还是抽出空来陪我喝酒,也还是那样屁股一抬喝了再来的豪气。席间,义堂主动地给我讲了他的一些近况,说是带领儿子们一起开了一间公司,主要是协助一些科技公司争取政府的扶助基金,现在生意开局很旺盛。
  按照老家农村的旧习,婚礼后我接了他们一家人来我家作客,算是宴请两对新人。饭是在新开张的亲青菜馆吃的,虽不昂贵,却也味道纯正,菜蔬新鲜。饭后又去到新天地唱歌。小儿子许亚的歌唱得特别地道,两位新媳妇间或地轻吟一首,我则借着酒兴,扯开喉咙直唱得咽喉发炎,引起感冒十余天。
  义堂一家人于11月15日返回深圳,到家后给我发来微信,对我的招待深表谢意。我则于此时产生了想写一篇与他相关的文章的冲动,可冷静地想一想,虽然朋友间情敦谊厚,可他也还是有好多云遮雾罩谜一样的一些东西是我所不知道的,如义堂在青石板上想望的那位桃花一般斜倚在风里的女子。于是我便给义堂发去微信留言:你我虽金兰义交,却也有谜一样的东西待解,如你青石板上的想望?有些问题能深度采访一下你吗?义堂似乎嗅出了什么味道,回信说:哥,回来后公司的事积压很多,时间有点紧。你有空闲,推荐你两个我很受感动的视频,一个黄景行的舞蹈《小丑》,一个刘明湘演唱的歌曲《飘洋过海来看你》。我便不再打扰他,按照他的指点通过百度搜索到视频看起来。
  看完视频,我也如义堂所说的感叹不已。黄景行的小丑辛苦忙碌,收入菲薄,看人冷眼,受权蹂躏,被爱抛弃。刘明湘唱着“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就听这开头的两句,谁能不一下子连心尖都颤抖不已呢?
  不过,我还是有些疑惑,义堂为什么要推荐这么两个视频给我呢?那个小丑的身上有他的影子吗?如果有,那又何止只有他的、我的呢?要用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去看望的那个人,是否那个斜倚在风里的桃红也是其中之一?我好奇,但不再追问。
  与义堂的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再有机会而重聚。在这里,唯有希望他在未来的日子里,无论发达或失意,无论春光明媚还是绵绵秋雨,都别忘了自己的诗,别忘了诗一样的活下去。
  文章来源:短文学网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欢:
  1、住宅用地
  2、京东秒杀器
  3、求租大型商铺
  4、车载蓝牙mp3
  5、求购写字楼
相关的主题文章:

 
   爱若转身
 
   厦门站:阳光、沙滩、海岛
 
   对不起,我只能爱你到这里
 
   重走古驿路之一
 
   我的语文老师

Offline

Board footer